奇特的股权收购官司: 10年重复起诉三次, 最高法终审判决后仍不停止

如拒绝履行或不能在6个月内完成,请求判定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,并返回全部转让款及利息。

2015年1月16日,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:支持了天工集团的诉求,也同时明确天工集团及其华林钒业应予以配合。

池晓林等人上诉后,江苏省高院认为,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判决严重违反法定程序,并作出撤销原判决发回重审的裁定。

2016年4月8日,镇江中级人民法院经重审,再次支持天工集团的诉求,并作出与此前相同的判决。

池晓林等人再次上诉后,被江苏省高院驳回。

法院在第二次判决中支持了天工集团要求池晓林等人6个月内完成安全生产许可证诉求,同时也要求天工集团有配合办理的义务。

对于解除协议的诉求,法院没有支持。

池晓林表示,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内,天工集团始终没有履行配合他们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的义务,不久,天工集团提起了第三次诉讼。

2018年8月,天工集团第三次将池晓林、戴克华、陈光华告上法庭,仍要求判令解除股权转让协议以及补充协议,并要求池晓琳等3人返还已收取的转让款及利息。

2019年5月30日,此案在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开庭前,上游新闻记者获取了一段今年3月13日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名女法官打给池晓林的电话录音。

这段录音中提到:“我们院是不接受了,因为前两次诉讼的很多情况,也确实不便审理。

”同时,该院还就能否接受换到临近法院审理,询问池晓林意见。

但池晓林拒绝,并在对话中表示:最高院已经判定的案子,对方系重复起诉,再次受理已属违法。

对此女法官表示,是否为重复起诉,该院会进行实质审理。

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,在5月30日庭审中,池晓林多次要求法庭明确最高院的判定是否有效,同时要求确认天工集团系重复起诉。

在其代理律师当庭提交的一份《天工集团案起诉状查重分析》显示:“第三次诉讼状事实理由只有1270个字,与2014年起诉状重复834个字,重复率高达68.5%。

如果是论文的话就是学术腐败,可以证明该诉讼属重复起诉。

池晓林等3人的代理律师表示,根据法律规定,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、诉讼标的相同、诉讼请求相同,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的情形,都属于重复诉讼。

天工集团此次起诉,与其在2009年4月15日的起诉,在案件当事人、诉讼标的、诉讼请求上均相同。

当初请求确认解除的是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,此次请求判令解除的仍是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,因此可以认定其属于重复诉讼的标准。

对于池晓林等人重复起诉的观点,天工集团的诉讼代理人当庭予以否认:2009年起诉时被告除池晓林3人外,还有华林钒业。

也就是说,之前被告有4个,这次只有3个。

同时,2009年的诉求请求是“确认解除”,而本次诉求是“判令解除”,因此不应认定为重复起诉。

但对于诉求请求其他部分涉及的重复部分,天工集团诉讼代理人并未作出解释。

法庭表示是否涉及重复起诉,休庭后合议庭会进行审查。

曾有主审法官“吃请”被问责庭审后,上游新闻记者就是否属重复起诉的情况,分别对天工集团及镇江市中级人民法庭进行了采访。

天工集团方面拒绝接受采访,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表示,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,暂不回应。

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,10年来,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共有12名法官参与此案审理。

池晓林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,12名法官占该院73名员额制法官的六分之一。

池晓林对上游新闻记者说,2015年3月、2014年5月,涉案的主审法官葛荣贵和吴绍祥在赴湖南安化调查过程中,严重违反相关禁令,与天工集团相关人员和代理律师同吃同住,并由天工集团支付相关费用。

为此,2015年3月,池晓林曾通过网络公开对涉事法官进行举报。

据当时澎湃新闻报道称,2015年4月3日,镇江中院发布调查结果称,两位法官确实存在与当事人同吃、同住问题,目前已退回相关费用。

但二人并未收受礼品,原告代理律师也未参与调查办案。

镇江中院决定给予两位法官责令检查,并通报批评的问责处理。

“足足10年,因为纠缠于官司之中,法院查封了我们的资金和部分房产,导致我们的其他企业也无法继续发展,我们已精疲力尽了,希望这次能有好的结果吧!”戴克华一脸苦笑着说。

(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)。

“足足10年,因为纠缠于官司之中,法院查封了我们的资金和部分房产,导致我们的其他企业也无法继续发展,我们已精疲力尽了,希望这次能有好的结果吧!”5月29日是开庭前一天,浙江省温州市企业家戴克华在接受上游新闻(报料微信号:shangyounews)记者采访时,突然接到一个来源地为江苏省镇江市的座机号码电话。

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免提键。

“您好,这里是酒店前台。

”对方的开场白,让戴克华松了一口气。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