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正非和郭台铭: 两个人一座城 一个时代

若将来回首21世纪前100名最具影响力企业家,任正非、郭台铭很可能上榜。

就像乔布斯、比尔·盖茨影响了行业话语体系,影响力早已超过产品、公司的边界,具有划时代意义。

任正非和郭台铭创造的华为、富士康模式,至少对亚洲工业体系的贡献无可厚非。

“打不死的小强”和“活下去的小草”1987年,任正非离开南油集团后,筹集了2.1万元,在深圳的普通居民楼中开启了创业之路,做起了交换机的生意;而在后一年,一位敢于尝鲜的台商,将登陆深圳,并与之产生交集。

1988年,郭台铭在深圳西乡崩山落脚,之后又在龙华豪言:看得到的土地,我都要了。

那时,郭台铭已经创业14年,连接器的生意风生水起,3年后即将带动鸿海登陆资本市场,90年代初迎来了小高潮。

彼时的任正非还在带领华为,走在“八年抗战”的艰苦创业期。

时间线再往前推,鸿海的成立也并非一帆风顺。

原本郭台铭在航运公司当业务员,生活可谓安逸。

然而,郭台铭却瞄上了制造业,在1973年出资10万元新台币和朋友创立了鸿海前身。

结果恰逢第一次石油危机,公司经营不善,第二年其他股东纷纷退出,只有郭台铭守在原地,向岳父家借了70万,硬是度过了艰难期。

海峡对岸,任正非还处于军旅生涯,这也是他认为最美好的人生阶段。

尤其是1974年,邓小平同志开始恢复和整顿国民经济,任正非进入了军旅生涯中的黄金阶段,南下深圳还是后话。

同一时段的大洋彼岸又发生了什么?在1975年,比尔·盖茨创办了微软,1976年乔布斯成立了苹果公司。

谁曾想到,这些企业的命运将在未来交织在一起。

比尔·盖茨和乔布斯都出生于1955年,比郭台铭小5岁,加上任正非,他们同为50后、40后,在七八十年代创业时,中国和美国企业家面临着截然不同的生存环境。

这也导致了企业的不同气质。

如果说苹果是艺术家,那么富士康、华为更像是军事家。

任正非和郭台铭的人生经历有相似的部分,白手起家的他们,一个是校长的儿子,一个是警察的儿子。

作为家中长子,两者都很早当家,从小体验过贫困的滋味。

成年后,任正非和郭台铭都有过军人的履历,经历过动荡的岁月,他们创立公司后,口号都带有军人气质,强调的是活下去、艰苦奋斗、公司内部也嵌入军事化管理。

郭台铭在 1999 年就说过:“我们不知道如何才能成功,但我们可以像蟑螂一样生存下来。

”2015年,任正非依旧表示,华为仍然是棵小草,“从小草变成小树苗的过程中,正在向西方学习各种管理的东西”。

奋斗的底色、超强的危机感一直伴随着他们,每隔几年,他们的企业就提及新的转型。

90年代后,任正非和郭台铭面临的第一次重要转型,或许在1998年。

这一年,华为开始二次创业阶段,国际化加速,《华为公司基本法》面世。

鸿海从连接器、机壳的生意往上下游延伸,进入准系统组装领域。

进入21世纪,华为和鸿海又几乎同时进行再次变革。

2004年华为再次进行组织结构的调整,不仅有B2B业务,还有手机等C端业务,其定位从设备商转向电信解决方案提供商。

同时,鸿海开始横向整合,全面进入了电子、通讯、网络的全球化时代。

在2010年之后,智能化迅速席卷,联网、数据、云化、AI陆续成为他们的转型方向。

用任正非和郭台铭的话说,他们的成功都有一股傻劲,创业初期都没有受到房地产等资本诱惑,坚持聚焦在通信行业、电子行业。

最终成为一流的通信设备商、代工之王,当然,眼下华为和富士康面临规模、增长点、贸易摩擦等考验。

时势造英雄迅速转型之外,任正非和郭台铭在创业后,就设下了令人惊讶的远大目标。

华为,意在中华有为,一开始,任正非就指明,要进入全球设备商前三名。

对于鸿海的起名,郭台铭曾说,鸿在天,海在地,要做天地间的生意。

富士康的英文Foxconn,则来自模具 Foxcavaty和连接器Connector的结合,而外界也常常将Fox翻译为狐狸来解读。

事实上,不论郭台铭,还是任正非,都曾被人称作千变狐狸,带领公司在艰难的环境中敏捷转身,他们都有着那个年代的烙印。

他们作为公司的教父,又是如何形成自身的管理哲学?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,深圳崛起的背景下,任正非带着华为,从国内到征服国外,从被忽视的偏远地区攻入城市中心,可谓以农村包围城市,赢得胜利。

不过,在此前的一次采访中,任正非被问及管理思想的来源时回答道:“是学习。

首先你们不要误会,媒体总说我们是学习毛泽东思想的。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