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: 她目睹男友的背叛, 又被曾经的闺蜜诬告, 还因此被取消学籍

他厌恶地看着我——真的是用非常非常厌恶的眼神盯着我。

他说,“唐微微,请你不要再连累蓝蓝了,好吗?别让她沦落到跟你一样的下场!”我看着他,眼泪终于还是不争气地滚落出来。

“苏臣,在你心里,我就那么不堪?”苏臣扭头看了眼他护在身后的沈诗蓝,顿了几秒,还是扭过头来,咬牙切齿地回答我,“是,你落到这个下场,咎由自取。

”无论多么用力地喜欢过的人,不属于你,终究还是不会属于你。

唐微微,就算离开,你也要有尊严地离开,而不是便宜了这对狗男女!我在心里默念了两遍,一把抹掉脸颊上的眼泪,朝着他们两人咬着牙冷笑了起来,“好!是我咎由自取!”“你以为沈诗蓝是什么清新脱俗小白花吗?她在我的牙刷上放洗衣粉,在我上台领奖前一天敲断了我的高跟鞋鞋跟,让我在几万人面前当众出丑跌得鼻青脸肿!我从来没有招惹过她,她却无时无刻不想陷害我!”“而你苏臣,竟然只是因为我没跟你亲热就爬到其他女人身上!哪怕是夜店坐台女也比这朵白莲花干净多了!至少她们不会打着朋友的幌子,干着猪狗不如的事!”苏臣被我说得脸色铁青,那次我从领奖台上跌下来,他作为主持人,是亲眼看着的。

他的目光闪烁了一下,朝我伸出手来,压低声音道,“唐微微,你别过分了。

”似乎还想为沈诗蓝挽回一点面子,毕竟边上这么多人看着。

“我过分?”我一把拍开他的手,指着他身后的沈诗蓝,“我刚刚说的话要有一句是假的,转身就被车撞死!”“沈诗蓝,你看看你这小人得志的腔调,真让人恶心反胃!你不过是被只我不要的一只狗日了!他今天能爬上你的床,明天就能爬上其他女人的床!你们两人迟早会遭报应!”“能在最后认清你们两人,用开除学籍这种巨大的代价来交换,我觉得值!”周围的人一片哗然。

我听到她们说,“唐微微被开除学籍了?她不是每年都能拿特等奖学金吗?”“沈诗蓝平时看着挺柔弱的,怎么会做这种事?”“你们不知道吗?上礼拜晚上好像就是因为这件事,唐微微朋友想过来帮忙教训苏臣一顿,还没打保安和学校领导就来了……”是的,上个星期,我一起长大的邻居卓益,气不过想来和苏臣论论理,结果沈诗蓝却悄悄找了保安和校长。

这两个贱人污蔑卓益来打架。

而我,第二天就被取消了毕业证书和学位证。

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,那些同学,甚至开始用各种眼神,指着沈诗蓝和苏臣两人指指点点。

苏臣自觉面子上过不去了,松开沈诗蓝,轻声嘱咐她,“你先走。

”沈诗蓝被旁边人说得脸色一阵阵发白,却没按照苏臣的意思先走,转身朝周围的人解释,“不是,那都是误会!”我看着她一贯的装弱伎俩,真的已经恶心到想吐了!我从苏臣胳膊底下伸手,一把抓住她的手,“你出来!今天不说清楚谁都别走!”我还没抓牢她,苏臣忽然伸手,用力推了我一把!我被他推得一个踉跄,跌坐在了地上。

“唐微微,你用镜子照照你那歇斯底里的样子!不觉得丢人吗?你怎么不说你跟那些不干不净的人天天混在一起?我已经忍了你很久了!是你要撕破脸皮,谁知道你是不是还留着第一次?”。

小说: 她目睹男友的背叛, 又被曾经的闺蜜诬告, 还因此被取消学籍

我从没想过这种事情会落到我身上。

我曾无数次地幻想过,我将来会是什么样的,是老老实实坐在办公室里的一个普通公务员,还是混迹在勾心斗角的职场之中的高薪白领,又或者是,再普通不过的一个翻译文员。

然而此刻的我,站在宿舍楼底下,沮丧地看着自己面前成堆的旧物,满心疲惫,欲哭无泪。

毕业前夕,我卷入了聚结不良分子在学校斗殴事件,学校直接取消了我的学位资格。

我想到之前的那些白日做梦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恐怕以后,我也只能跟父母一样,回小镇上打工了。

“唐微微,怎么了?没有人帮忙替你运走这些东西吗?”视野之中,忽然有只脚踹了下我装着书的大包。

我抬头,看向说话的主人。

曾经,我同宿舍的好朋友,四年的情谊,或者也能称得上是好闺蜜的沈诗蓝,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裙,跟个仙女似的,站在那里。

旁边站着我另外几个同宿舍的,舍友。

我深吸了口气,没说话,而是走上前,费劲地拖过我那装满了书的大包。

只是两个晚上,回来就看见我宿舍的东西像垃圾一样被扔在楼底下。

“你好惨啊,要不然我打电话叫苏臣帮帮你吧?”沈诗蓝却意外温柔地笑了起来,“你看你一个柔弱的女孩子,该怎么运走这些东西呢?”我内心的屈辱,拼命叫嚣了起来,当听到苏臣这个名字的时候!我一把把手里的包砸在地上,朝沈诗蓝走去。

我个子比较高,沈诗蓝穿着高跟鞋,却也还是比我矮一些,我咬牙切齿地指着她,“沈诗蓝,你他妈的有种敢在我面前再提他名字试试看!”我几乎从不骂脏话,即便她们做了再过分的事,我也是打碎了牙往肚里咽。

“唐微微,诗蓝可是好心帮你!你什么态度?”边上的王芙随即语气凶恶地回答,说话时往前走了一步,似乎是怕我欺负沈诗蓝。

“帮我?你当她是圣母呢!”我怒火中烧,大声叫道,“抢了我男朋友毁了我人生的贱人!我能指望她帮我?”所有的怒火,都在此刻迸发了出来,我不知道自己已经忍了多久,说话时忍不住用指尖指着沈诗蓝,“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沈诗蓝!你灌醉我和苏臣和他上床的时候,怎么没想过我要怎么办!!!”四五月份,正是应届毕业生要离校的高峰期,我们这栋楼全是大四的,被我几嗓子吼得纷纷从楼上探出脑袋,楼下的都渐渐围了过来。

沈诗蓝被我戳得往后退了两步,脸色惨白。

“唐微微,你别血口喷人啊!苏臣当时追的是诗蓝不是你!是你自己不要脸地往上贴倒追他!怎么,他俩最终决定在一起了,苏臣要甩了你你还是要继续这么不要脸下去吗?”王芙气急败坏的说。

“怎么了?”人群外忽然传来苏臣熟悉的声音。

我扭过头,看着他焦急地从人群外挤了进来,浑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
唐微微你真他么犯贱!这样一个渣男,当时怎么就瞎了眼!!!对!当时是我主动追他的,可是我当初喜欢上苏臣时,根本不知道他对沈诗蓝有兴趣。

而且当时我们还没有分手,我毕竟是他的女友!这并不是他们两人背着我,在毕业前夕上床的正当理由!苏臣甚至在那天当天,还对我呵护备至甜言蜜语。

如果他在那之前提出分手,咱们好说好散,我唐微微绝对不拖泥带水。

而现在,竟然变成了我做得不对!这对奸夫淫妇倒成了真爱!我扭头看见的沈诗蓝,她一脸可怜兮兮望着苏臣:“苏臣……我只是好心想帮微微运运行李……”呵呵!顺便好心帮我和男朋友上上床?无耻的嘴脸!我冷笑,一巴掌狠狠抽向沈诗蓝的脸。

“唐微微!你疯了吗?”苏臣晚一步才冲到我们身边,一把将沈诗蓝护在自己怀里,瞪圆了他那双深邃的眼睛,愤怒地朝我吼。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